新河南快赢481开奖视|河南快赢481走势图下载安装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馮書輝
加入時間:2019-03-13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作者姓名:馮書輝,男,四川省,鄧小平故里廣安人。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出版個人詩集《一生的念》,有作品發表于二十余種文學刊物。 郵編:638500 聯系電話:18980331178 QQ郵箱:736563877

馮書輝的詩

馮書輝的詩

我的詩,想逃離

我的詩,想逃離
瘦骨嶙峋,死搬硬套
一樣的文字,一樣的格式
一樣的腔調,一樣的結尾
一樣的呼吸和停頓

我的詩,想逃離
虛幻,離奇,縹緲
胃腸紊亂,撕吼,迷離

我的詩,想逃離
堆砌在書房
靈魂,光芒,與他徹底無緣
只有孤獨和黑夜,守候在身旁
連自己,都不想多看一眼

我的詩,想逃離
缺乏營養
只有空淡和暢想,在搖旗吶喊
只有星星和月亮,大地和藍天
鳥兒和石頭
在相互談情,調侃,吹捧和膜拜

我的詩,想逃離
無可奈何
消失在,無望的云彩和天際
偷偷地,貼近了久違的太陽

自然的生態

遠房親戚的阿妹來了
臉上掛著,花蕊一樣
自然,柔和的微笑
連一陣陣風
都喜歡,纏繞在她長長的辮子上

她開口說話的聲音
像小溪流竄的水
清脆,悅耳
圍裙上,沾滿了
玉米,麥子,花草的味道
沒霧霾的呼吸
充滿了,客廳和書房的角落
久違的蜜蜂
都從遠方跑來
圍在身邊,嗚嗚地,打轉兒

很久,很久了
純粹,質樸,善良的農家大院
又回來了
既陌生,但絕對不恨

而自然,似乎變小了
連一句話,也容不下

善意的謊言

父子倆在外,相互安撫
父親把整夜的寒月,捧在胸口
焐熱 ,寄給兒子
兒子把整天的熱淚,晾在風中
冷涼了,寄給父親

回到老家,寒暄
去年,掙了多少錢
答案都一樣,在卡上

佯裝出來的淺笑
冰冷,僵硬,想逃離
其實,錢都被人騙了

回到臥室,只聽見
兩聲嘶吼
裝滿了滿屋的寂靜
一輩子的距離,似乎已瞬間走完

與一棵樹有關

萬山千重,在昨夜坍塌
撕扯的念,撬動寂靜的夜
憂傷,不期而遇
關于你,與一棵樹有關
我不想再行走了

若愛,是一種茫然
我愿,將三生石上
還未破滅的心燈,為你點燃
高高地,舉過頭頂
重新修行,這段殘缺

讓山見證
最后一滴眼淚
漫過我的胸膛,凝固
穿越永恒的愛情,炙烤靈魂

花兒沒錯

大地花谷,綿延數十里
塞滿了絢麗的色彩
桃的紅,李的白
海棠的緋紅,三角梅的黃
燦爛了天空,填滿了眼球

可這些花兒
只開花兒不結果
是開了胸,摘除了子宮
還是送走了春天
留下了父輩的,孽債和求索

所有的花
在搖頭
詛咒,嫁錯了婆家
吃錯了藥

追逐春天的愛

乍暖還寒的初春里
春雨,把藏于云端的心事
輕盈灑落
驚醒,一池的瀲滟

所有的嫩綠
在春風的暖陽中,萌動
艷陽下,藍天里,波光中
一幅生動的畫軸,蔓延,滋生

追逐了你,一萬年的腳步
帶著,飛翔追逐的心
擁著,清香馥郁
凌波微步,款款深情
走進,你的世界

不求,曇花一現,過眼煙云
只求,一輩子
不失聯的愛
將雪花冰涼的心臟,捂得發燙

父親的影子還活著

三十年了
父親被日月的無情
湮滅在,困在地下
不規則的圓錐形狀
冷漠的泥土里 

在蟲蟻的掠奪中
已幻化成,它們心臟的源泉
但影子,還在深邃的時光里
繼續穿行
赤腳醫生的名號
世世代代,留在塵封的記憶里

就算,苦難的歲月
攜著星星和月亮,肩挑背磨
把沒有嘶喊的沙灘
使勁地,吆喝到陡峭的岸上
過早地
磨爛了要命的骨骼
吞噬了跳動的血脈
堵住了能說話的嘴 

但父親,鮮活的影子
在后屋斜對面的半山坡上
依舊,倔強地,活著
哪怕,該死的烏鴉
時而,高興地,飛過

老槐樹

老家的那棵老槐樹
鄰居說,已兩百年了
春夏秋冬的衣裝打扮
穿了又脫,脫了又穿
不丑,也不張揚
彎彎曲曲的模樣
一點兒也不,招人嫌

似乎像一位智者
注視,祖祖輩輩的人們
從黎明到深夜
貪念,所有的天空和海洋
從不招個手
也不說句話兒

更像一枚戒指
戴在,時光的無名指上
陪著,故鄉的大地,藍天
從不索求,時間的過道
都有暖陽,照在心上

走過春天

穿越了枯黃蕭索
掩蓋了,冰涼冷漠的幽暗
濃情似火的流年
不再被蒼涼的眼神,淹埋

閉上眼
春風拂面的暖 
暖了眸,暖了念
暖了,所有高山流云的眷念

假如陽光,暫時缺席
不如聽雨,穿林敲葉
讓愛的力量
向體內逶迤,伸展
直到,一朵清絕的花
開在心間

就算千年之后,無力踏過滄海
我依然會站在
長滿苔蘚的青石板上
把愛情埋在綠葉里
等你,撫摸肩上的陽光
等你,越過春的肩膀
把天空,擦得更寬更亮

驕傲的水草

形狀各異的高樓大廈
墻面,地板,都很透明
沒有私密性
而我,標本在哪里
在哪里記載著
祖先們,都不知道

活到現在,只知道
人類,膽子特別大
隨時向我潑臟水
開始水土不服,沒吃藥,自愈了

臟水逐漸多了
免疫力還強了,進化了許多
鄰居也多了起來
勢力也越來越強大
每天,都是春風滿面

不像現在,看見他們
每天累死累活
求菩薩,跑醫院

而我,唯一的疑問就是
不知書本上,有沒有說
凡事,都有因,才有果
有果,必有因

南鳳凰的夜晚

南鳳凰的
徽派吊腳樓,沒有空房
夜晚的天空,流光溢彩
南腔北調,心慌意亂的主子們
都把自己,倒入了沱江的胸膛

把影子拉上來
似旋風一樣,去了
能夠,嘶吼發狂的,縱情吧
肆意地甩頭,扭臀,搖擺

侵略鼻孔的
煙味,香水味,洋酒味
在川劇臉譜的,頭顱上
和著,霓虹的絢爛
曼妙成,色彩繽紛的立體畫卷
瞬間,就屹立在了
人間天堂,高高在上

結伴牽手的人流,散了
只見,南鳳凰的月亮
把心帶走了
找一個,沒被風刺痛的地方
去懺悔,去禱告
把骯臟的靈魂過濾掉

與你的距離

寫過很多,漂亮的詩行
每次都憂傷地
從你身旁,走過
像一個不變的承諾
要等上,很久,很久
 
我積蓄,所有的想念
與靈魂對話
給自己開個藥方
想收獲,一個微笑
一個瞬間的,擁抱

可觸摸不到的人
已插上天使的翅膀
在我不能說愛的季節
卻花姿招展地盛開

或許
我只有把夢,低到塵埃
用一支素筆
寫一首關于秋天的詩句
深夜,丈量著
與孤獨的距離
有沒有走遠

算或不算

我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人
什么時候會有名氣
我說了不算

我想做個大明星
我說了不算
割去了丑陋,打過玻璃酸的臉蛋
出現在各種銀屏上
很多人,會騷擾我

我的鏈接,流量,粉絲
水軍,槍手,緋聞足夠多時
各大媒體,會加班趕點地宣傳

頭像,艷照
在洗手間,社區,岔口
人流量最多的地方
到處張貼,閃耀
不擔心,有人毀掉
當垃圾,吐唾沫

我想做個好人
我說了算
偷雞摸狗,不是我的做派
逾越紅線,好吃懶做
踐踏人性是我的禁區
雷鋒,焦裕祿,是我的榜樣
永遠,在行走的路上

我想做個十惡不赦的壞人
我說了算
勇敢地,拋棄家庭,社會
不要這張爹媽生的
輪廓分明的臉
不僅我自己,整個人類
第一時間會知道

我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人
不要八卦,虛名和榮耀
只祈禱
我的魂靈,依附在我的肉體上
虛情假意,爾虞我詐
不要來折騰我
聲嘶力竭的咆哮,立地成佛
你說,算還是不算

找到天空去存在

莫問
我思念的目光,為何這么瘦
莫問
我哀怨的惆悵,為何這么長

只因為
每一片與眾不同的云彩
都希望,找到天空,去存在

希望,有一天
你走進我的心里,你會哭
因為,里面全是你

不希望,有一天
我走進你的心里,我會哭
因為,里面沒有我

作者姓名:馮書輝,男,四川廣安人。
作者單位:武漢科技大學
作者住址:四川省廣安市廣安區興華街99號8幢1單元502室
郵編:638500
聯系電話:18980331178
QQ郵箱:736563877
作品 全部
相關資訊

贊賞記錄:

新河南快赢481开奖视 二八杠生死门 鸬鹚捕鱼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任二遗漏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公式 秒速时时在线计划 华东六省15选五 重庆时时走势图基本 极速快三综合走势图